《致命勘探》解说文案_关于《致命勘探》可能存在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讨论

2021-12-27 120
此资源仅限年费VIP下载
下载不了?请联系网站客服提交链接错误!
增值服务:

《致命勘探》解说文案_关于《致命勘探》可能存在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讨论

郑重承诺丨提供安全交易、信息保真!
增值服务:需要打包下载,请联系客服:
¥ 1 文币 此资源仅限年费VIP下载 升级VIP 开通VIP尊享优惠特权
立即下载 升级会员
详情介绍

《致命勘探》解说文案_关于《致命勘探》可能存在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讨论
浅醉素材
美国| 加拿大科幻电影《致命勘探》,于2018年上映,由ChrisCaldwell ZeekEarl导演,ChrisCaldwell ZeekEarl编剧,影片讲述了一个少女和她父亲来到外星球勘察神秘矿石,但那座充满危险的森林里还有其他人,很快勘探变成了一场绝命逃亡。。
看过电影的童鞋们可以直接看加粗标题“关于《致命勘探》可能存在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讨论”下的加粗字体。题外话(可以不看)最近一直在看2018年小成本科幻片,发现这些电影都很有意思,虽然各大牛气哄哄的电影网站的网友评分、评价都很低。当然也有类似《未来世界》这样的烂到几乎脱离了电影质感的电影。《未来世界》由帅小伙詹姆斯·弗兰科自导自演,各路二线明星混搭的关于废土题材的所谓科幻电影,虽说二线明星,但基于本片整体在制作成本和制作水准的对比,二线明星也是很奢侈的了。该片除了帅小伙詹姆斯·弗兰科和米拉·乔沃维奇的表演相对于该片整体水平来讲算是亮点以外,摄影也算可圈可点,拉拉场面也算有点意思。可能是因为成本原因,本片的场面调度单调得直接拉低了电影的质感。讲故事的手法用“摆拍”来形容可能刻薄了一点,但这里的“摆拍”对我来说是该电影趣味性的一种说法,比如:本来导演是希望这场戏是严肃的,但因为水平原因,我只看到了乐趣。一位演员走向导演的路有很多坎坷,当然也不乏优秀的前辈作出示范,希望帅小伙詹姆斯·弗兰科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精彩。关于电影《致命勘探》的简短影评电影《致命勘探》讲了一个少女茜(苏菲·撒切尔扮演)和她的父亲达蒙(杰伊·拉普拉斯扮演)在一个星球上勘探并采摘由某种神秘的土壤生物生产的宝石而遇到其他勘探者埃兹拉(由佩德罗·帕斯卡扮演)一行人的打劫所发生的故事。埃兹拉扮演者佩德罗·帕斯卡曾作客《权利的游戏》第四季,扮演红毒蛇“奥伯伦·马泰尔”。对,就是花里胡哨最后作死的那位。对于低成本科幻电影来说,人性的讨论和科幻概念的噱头是两种主要的卖点,这是避免大场面,大制作的有效方式。这里的大场面大制作特指特效噱头和非主要但必要的演员(角色)数量。《致命勘探》如果说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地方,那就是少了通常低成本电影那种特有的“故作一惊一乍”的感觉,这或许是某些网友诟病的地方,乏味。其实这只是一个观影经验的问题,没有找到与之匹配的观影趣味。从铺陈到冲突,再到最后的解决,我们可以看到《致命勘探》拥有清晰的“古典模式叙事结构”,大多数主流商业电影惯用这种叙事结构,但本片值得一提的地方在于摒除了主流商业电影那种为了商业效果而在情节上的牵强附会,这或许是因为低成本电影不能呈现那些商业效果的藉词,但我认为不是,商业效果低成本电影、高成本电影都有,只是形式不一样而已,低成本是“故作一惊一乍”,高成本则成了名正言顺的视听效果的狂轰滥炸。本片就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节制的手法诸如:许多写实风格的镜头抖动不是为了表现动作场面,而是起到了很好的表现情节氛围的作用,如果不是回忆起这部电影,你甚至都没察觉到这些情节的镜头是抖动的写实镜头。然而在一些冲突场面,却是舞台剧形式的场面调度,如:(少女茜父亲之死)总的来说,《致命勘探》制作水准可圈可点,但亮点较少,不嫌弃的科幻迷可以看一看。关于《致命勘探》可能存在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讨论这个话题来源于时光网一位老哥在该电影下的短评。我想把这个话题扩充一下,对照电影好好讨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征。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发现起源于斯德哥尔摩银行抢案的一宗特例:歹徒挟持的四名银行职员被挟持的近六天时间里歹徒威胁受俘者的性命,但有时也表现出仁慈的一面。在出人意料的心理错综转变下,这四名人质抗拒政府最终营救他们的努力。警方与歹徒僵持六天,因歹徒放弃而结束,但在结束后,四名被挟持的银行职员仍然对绑匪表现出怜悯,拒绝在法院指控这些绑匪。这种被害人对加害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加害者,屈服于暴虐的弱点,就叫“斯德哥尔摩精神症候群”。在电影《致命勘探》中,少女茜的父亲达蒙在勘探、采集宝石时被埃兹拉和他的随从劫持,此时少女茜正在打水,回勘探点时才发现。在户外工作服的设备帮助下,少女茜和父亲得以私密联系并计划扭转局面而不被劫持者发现,但在计划实施时,因为父亲的贪婪而被劫持者反杀(父亲的贪婪不止一次有描绘,第一次在所谓的“业余工作”就可以看得出来),劫持者埃兹拉的随从也在这场冲突中死亡。少女茜的武器只能发射一次然后充能,劫持者埃兹拉迅速拾起地上的手枪,打算攻击少女茜,但没有。少女茜慌张逃跑。这个情节点符合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临床表现之一:在遭挟持过程中,人质必须体认出绑匪(加害者)可能略施小惠的举动。但这不能代表什么,少女茜如果能发射第二次,可以毫不犹豫发起攻击。少女茜逃往父亲的飞行器,并打算离开这个星球,但飞行器在降落的时候就已经出了故障,在一阵琐事之后,劫持者埃兹拉已经找到少女茜的飞行器,在闯入的时候被少女茜用手上的武器毫不犹豫地发起攻击,但没有击中要害,只是打中了埃兹拉的手臂,该武器只能用一次,然后充能,埃兹拉夺过少女茜正在慌张地充能的武器,埃兹拉需要急救包,拿出手枪躺在飞行器墙角威胁,但埃兹拉因为伤口的疼痛松懈了,被少女茜夺过手枪。戏剧的时刻发生了,少女茜在经过交涉之后并没有杀死这个劫持者,而是给了埃兹拉急救包暂时处理伤口。对于这个情节,事实上情有可原,少女茜自然很想杀死这个杀害了父亲的劫持者,但是要明白,此时少女茜的处境是飞行器已经坏了,飞行器里的食物也几乎没有了(通过少女茜在发动飞行器失败后慌张找寻食物夸张地食用可以看得出来),少女茜虽然很想杀死这个坏人,但自己也要生存下去,所以才有了妥协。总的来说,此时少女茜和劫持者埃兹拉的关系仍然非常恶劣,通过埃兹拉一进入飞行器就被茜毫不犹豫地一枪击中(虽然不是要害)就可以看得出来。飞行器这个场景后,埃兹拉变成了被劫持者,茜是劫持者。在埃兹拉得到处理伤口后,他们的协议是找到雇佣兵地点的飞船,完成父亲的任务,最后离开这个星球。在前往雇佣兵地点的途中,埃兹拉的伤口逐渐恶化,但途中偶然遇到的神秘黑衣人可以帮助埃兹拉,于是他们跟随这位黑衣人,请求黑衣人所在族群的帮助,茜和埃兹拉说明来意,卸下武器后被邀入他们的族群,但埃兹拉被帮助的前提却是让茜嫁入他们的族群,他们的族群刚刚死了一位女人。茜见势不妙便逃走。埃兹拉不仅会被妥善处理伤口,而且附赠一箱的宝石,但是条件是交出茜作为这个族群刚死去一个女人的替补,谁也不知道茜会嫁给谁,是年长者还是比自己还小的年轻人,代表族群说话的成年男性只是说了句“我们失去了我们的母亲”,但镜头描绘的那位所谓的死去的母亲,看样子还很年轻,30岁左右,甚至不到。简而言之,这样混乱的情况下,茜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在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意识到不对,茜拔腿就跑。此时的埃兹拉没有阻止茜的逃跑,也没有第一时间提示茜快跑。我认为这样的情节描述非常符合现实情况。这是整部电影两人关系直接发生变化的情节点,也是那位老哥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联想的重要情节点。这个情节点符合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临床表现(特征)之一,即:在遭挟持过程中,人质必须体认出绑匪(加害者)可能略施小惠的举动。在族群的时候,因为族群对茜的企图使得茜和埃兹拉原来的关系得到暂时的扭转,茜是劫持者,埃兹拉是被劫持者暂时转变成了茜是被劫持者,埃兹拉和当地族群成了劫持者。但首先需要我们引起讨论的是,如何定义“略施小惠的举动”。结合原始案例,斯德哥尔摩银行抢案,“歹徒威胁受俘者的性命,但有时也表现出仁慈的一面。”我们看到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中“略施小惠”特指受害者必须在被怜悯,得到施惠的过程中在可预判的事件发展内,仍然处于性命堪忧的状态,或者精确地讲,被害者的被动关系没有得到改变。即,虽然银行职员得到了怜悯,歹徒表现出仁慈的一面,但是银行职员仍然有可能毙命,被动和主动的关系只是变成了一种“不稳定的状态”但本质上人质仍然是被动的状态。在电影《致命勘探》当地族群这个场景里:因为当地族群的对少女茜的企图,使得茜变成了被劫持者,埃兹拉和族群成了劫持者,此时茜逃跑是可以被埃兹拉制止的,制止的时间点不是茜逃跑的时候,而是在这个场景里,交易条件提出的时候,即“只要茜被交出,埃兹拉就可以得到救助,而且附赠一箱的宝石,”这个交易被提出的时候,是扭转茜和埃兹拉关系的真正时刻,在接下来的剧情中,埃兹拉都没有制止茜的逃跑,可见,这是斯德哥尔摩银行抢劫案“略施小惠”的对照文本,但我们必须指出,此时埃兹拉没有制止茜的逃跑这一行为已经可以直接影响茜后来的命运,准确地说,这已经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语境下的“略施小惠”,因为茜作为暂时的被劫持者的状态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茜因此得以逃脱另一位劫持者(当地族群),被劫持状态得到彻底解除。其次,这个场景里交易被提出的时候,埃兹拉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劫持者,准确地说,是脱离了被劫持者但参与事件的旁观者。他可以选择成为劫持者,也可以选择为被劫持者茜提供帮助。茜的逃跑,致使埃兹拉不可能再得到族群的救助。茜的空气净化器已经到了使用限度,必须马上更换,而另一方面,茜通过防护服的头盔接收到了不稳定的音频,通过判断音频信号的来源(往越来越稳定的地方走),茜找到了一处临时搭建的工作棚。但里面的人却是埃兹拉。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题外话,这个情节回想起来,导演的处理实在是很棒,为了让两人再次相遇发生故事,导演通过早已埋下的伏笔,空气净化器,以及不稳定的音频信号,巧妙地把两人再次相汇的情节处理成了必然而不是偶然。)茜帮助埃兹拉处理伤口,即——截肢,把伤口严重恶化的右手锯掉。临时工作棚这个情节点,两人的关系已经得到进一步的和解。通过下面这段对话把这种和解情感化。茜问埃兹拉:“你会把我交给他们(族群)吗?”埃兹拉答:“我不会的。”以上主要分析冲突剧情,此后发生的剧情里,少女茜和埃兹拉共同解决最后的问题。总结来说:埃兹拉在飞行器这个场景以后,就已经不再是劫持者的身份,更不存在所谓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一说。但埃兹拉无论如何仍然是犯罪者,是少女茜的杀父仇人。电影通过对少女茜的父亲两次贪婪的描述(间接导致少女茜的父亲自取灭亡),以及少女茜的父亲之死事实上在和劫持者埃兹拉的随从的直接冲突中就已经被杀,埃兹拉只是补刀玩家,埃兹拉和茜的仇恨情感得到稀释。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关注更新讯息获取更多素材,请添加微信号(Linghaha168),请备注:电影文案,每次更新会群发通知!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自媒体之家-让内容创作更高效 解说文案 《致命勘探》解说文案_关于《致命勘探》可能存在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讨论 http://www.lightcn.net/jieshuo/jieshuowenan/4257.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